这届“好声音”可别做成了好生意

  《中国好声音》在李宇春加盟的顶流助力下,第一期播出收视率第一,然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播出一周豆瓣打分人数不足300未达评分要求,网络话题冷到零点,一档举办了9年的顶流综艺,为何糊得这么彻底?

  和很多观众一样,我也是带着些许的期待收看《中国好声音》的,虽然作为一档音乐选秀节目,《中国好声音》越来越名不副实,早已将重点放在了导师身上,依靠导师的人气,插科打诨,但还好有一些“新声”力量冒出。这一季也不例外,看四个导师的阵容就知道了,李宇春是流行乐坛的顶流,李荣浩是乐坛新贵,谢霆锋和李健就不用说了,一直保持着相当的人气和地位,冲着四个导师,想来的“好声音”们也会趋之若鹜。

  看过2020第一期《中国好声音》的观众,可能有不少人和我一样极度失望,别的不说,将近两个小时的节目,只有6个歌手唱歌,一共唱了24分钟,其余时间都是四个导师尴尬夸张的抢人大战。这六个歌手是什么水平呢,用我家大学生的话说,“我们班同学组个卡拉OK局都比这个唱得好”。我就纳闷了,这么有影响力的节目,筹备期间奔赴东西南北各地千挑万选,一层层过滤出来的就这?

  曾经的王牌IP,早就被诟病违背初心,选好声音的节目更像是一桩好生意,这一季更是利用这个IP继续捞钱,节目的热度靠导师的人气,6个歌手话题为零,观众的失望可想而知。想想那些曾经从《中国好声音》走出来的好声音,周深的清澈,平安的高亢,袁维娅的洋气,关喆的深情,吴莫愁的性感,可以说,那些年走红的流行歌手中,《中国好声音》输送了相当多的新鲜力量。这档综艺节目的爆火,一方面是形式的新颖,更重要的是它发现挖掘了中国好声音,来源于它高质量的选手。

  2020《中国好声音》歌手少,更让人失望的是对他们轻实力重包装,第一个选手是杂货铺售货员,显然是为了迎合节目的“草根”特质,唱后用十多分钟讲了自己的人生经历,但她并不是真正的“音乐草根”,而是学音乐毕业回到家乡的大学生;第二个来自四川音乐学院,李宇春的校友,甭说了,这个歌手是为李宇春准备的脚本;第三个是一对组合,原本两个人单独报名,被节目组凑在一起,电音组合唱《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》,形式花哨但嗓子真是一般,想来单独演唱断不会让导师转身。

  说到导师转身,记得之前的《中国好声音》这个环节相当刺激,歌手的朋友或者家人在后台看着监视器,为导师转身欢呼,为没有导师转身而落寞。但2020第一期《中国好声音》尽管歌手实力牵强,但都获得了导师转身。从这一点看,好声音的确越来越像好生意,坊间传说选手有巨额坑位费的说法不胫而走,希望这只是传说。

  随着网络时代的发展,才华突出的人有更多途径广为人知,比如直播走红的歌手冯提莫、韩甜甜,这些优秀的民间素人资源能冒出来的很快就冒出来了,同时因为经纪签约的束缚,他们往往不愿意参加选秀类节目,这也从一定程度上使真正的好声音资源匮乏,炒冷饭、歌手串节目,造成大家的审美疲劳。这生意更不好做了。

  既然生意不好做,咱不如回归初心,多唱歌少说话,做成真正的好声音。(张莹)

[
责编:张静
]

标签: